任正非干掉四任爱立信总裁 有一种绝望叫华为的对手

  7月底,爱立信宣布总裁卫翰思卸任,外媒称这是爱立信被华为任正非干掉的第四任总裁。对爱立信而言,世界上有一种绝望叫做“做华为对手”。

  任正非

  有人这样形容华为:一个70岁的商业思想家,10多位40出头的战略企业家,几千位30~40岁的中层管理者,率领着10多万20~30岁的以中高级青年知识分子为主题的知识型劳动大军,孤独行走在全球五大洲的每个角落。

  实际上华为并不孤独,自任正非1987年创立华为,从一只瘦弱独狼发展到今天的庞大狼群横扫五洲,华为从来没有孤独过,对手也从未让华为感到过寂寞。

  华为以通信起家,发展至今业务主线为三条:数据交换机、通信设备及服务、智能手机。每一条线都做到了世界顶尖水平。华为三十年,就是一段逐个干掉国际巨头的血腥史。

  爱立信惨剧,有一种绝望叫做“做华为的对手”

  爱立信是一家不折不扣的“百年老店”,1876年成立于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全球通信解决方案服务商,在华为之前,无人能撼动它的领先地位,如果不是华为,它可能永远是世界第一。

  爱立信公司

  一百年后,任正非用两万元在中国深圳成立华为。后来,他被称为爱立信的美梦终结者,同时也是爱立信一代代总裁挥之不去的噩梦。

  2009年,思文凯走完他6年的总裁生涯,黯然卸任。在这六年间华为以令爱立信胆寒的速度拍马而至,面对华为的方天画戟,爱立信渐失招架之力。而这,已是爱立信因应对华为无功被干掉的第三任总裁。

  2010年,卫翰思奉命救主,但上台伊始就已注定噩梦仍将继续,业内权威人士判断卫翰思必成任正非刀下之鬼。

  果不其然,此后数年,华为继续以高于两位数的速度增长,爱立信则步履缓慢老态尽显。2013年,华为销售收入2390亿元人民币(约395亿美元),超越爱立信约353亿美元的营收,净利润是其两倍。华为正式跃居全球通信设备NO1。

  之后华为绝尘而去,爱立信则眼望着华为越行越远,黯然接受市场份额被华为逐步蚕食的宿命。卫翰思不是不曾抗争,只是抗争的结果是,2015年爱立信全年营收736亿瑞典克朗,华为营收3950亿元人民币(1瑞典克朗约等于0.77人民币)。爱立信体量不足华为的1/6,为爱立信服务了28年,做了7年CEO的卫翰思再被斩于马下,于7月25日宣布卸任。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