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莎拉波娃未通过药物检测来谈谈兴奋剂那些事

  三八妇女节当天,女性们应该都在节日欢乐祥和的气氛中度过,然而对俄罗斯网球女将莎拉波娃来说心情估计是低落的,原因是她的澳洲公开赛药检未过关,可能丧失今年巴西里约奥运的参赛资格,及失去1月赢得的澳网奖金29万8000美元。

  据了解,莎拉波娃被检测出的药物成分,由格林岱克斯制药公司制造,在拉脱维亚和俄国用于治疗心臟疾病和脑循环失调。格林岱克斯在指出,“米屈肼”(meldonium)可增强健康者的体能和心理功能。1名俄国自由车选手和乔治亚共和国6名角力选手,今年也因此药检未能过关。莎拉波娃在新闻发布会上说,她从2006年起开始服用含有米屈肼成分的药物,用于治疗镁缺乏和家族遗传的高血糖等病症。

  仪器菌了解到米屈肼一般被用于治疗胸部疼痛以及其他一些情况下的心脏疾病,但部分研究人员认为,该成分有可能提高运动表现和耐力。在美国,米屈肼不被批准使用,但在俄罗斯及其周边部分地区则被允许使用。自今年1月起,米屈肼被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列入禁药名单。

  一直以来“兴奋剂”这个词汇总是伴随着体育界出现,为了公平、公正,国际性体育比赛对兴奋剂的检查也越来越严格。那么究竟什么是兴奋剂?兴奋剂在英语中称"Dope",原义为"供赛马使用的一种鸦片麻醉混合剂"。由于运动员为提高成绩而最早服用的药物大多属于兴奋剂药物刺激剂类,所以尽管后来被禁用的其他类型药物并不都具有兴奋性(如利尿剂),甚至有的还具有抑制性(如b-阻断剂),国际上对禁用药物仍习惯沿用兴奋剂的称谓。因此,如今通常所说的兴奋剂不再是单指那些起兴奋作用的药物,而实际上是对禁用药物的统称。

  使用兴奋剂不仅损害奥林匹克精神,破坏运动竞赛的公平原则,而且严重危害运动员身体健康。国际奥委会严禁运动员使用兴奋剂。目前禁用的药物和技术有七大类:刺激剂、麻醉止痛剂、合成代谢类固醇、beta阻滞剂、利尿剂、肽激素及类似物、血液兴奋剂等。

  众所周知,实施兴奋剂检查需要购置大量高新技术仪器和设备、建立专门的兴奋剂检测实验室、聘用和培训大批掌握检测分析技术的专业人员,耗资巨大。兴奋剂检测目前有血样检测和尿样检测两种。血样检测的目的主要是补充尿样分析方法的不足,目前尚处于研究探索阶段,目前仅用于血液回输,红细胞生成素,生长激素,绒毛膜促性腺激素,睾酮等的测量。尿样检测是兴奋剂检测的理想样本。其优点在于:取样方便;对人无损害;尿液中的药物浓度高于血液中的药物浓度;尿液中的其他干扰少。

  兴奋剂检测难度十分之大,因为药物及其代谢物的种类多,变化大,禁用的百余种药物以原体或一个或多个代谢产物的形式存在与人体体液中,因此需要检测和确证的化合物多达几百种。除此以外,用药后的不同时间,这些化合物的浓度不断的发生变化,直到排出体外。

  除此之外,药物在人体体液中的浓度很低,药物在人体体液中的浓度常常是毫微克(即十亿分之一克)或更低的水平,因此对检测的灵敏度要求很高。打一个比方,如果在一个25*50m的标准游泳池中加入一勺糖,要求在池子的任何一处都可以测到糖的存在。

  不仅如此,兴奋剂检测要求准确的定性和定量,不能有丝毫的疏漏和差错。兴奋剂的检测工作对运动员的运动寿命负有法律责任。检测者要对每一种药的药物代谢动力学及光普分析有全面娴熟的了解及足够的分析参考资料。所以,要准确的定量及判断是否超出了允许的水平,是一项难度较大的工作。

  根据国际网球总会规定,体育赛事药检呈阳性,将自动取消选手比赛结果,包括没收奖牌、头衔、排名积分和奖金。被检测出违禁药物的莎拉波娃已遭国际网总禁赛,本月12日生效,据业内人士预测这可能让莎拉波娃无法参加2016年里约奥运。她2012年曾代表俄国参加伦敦奥运,为该国夺得1面银牌。

  各国标准的不一致致使药物使用范围有所不同,然而在国际网球总会的规定下,使用“米屈肼”无疑是违规的,检测数据不会为谁说情,想必在法规面前,莎拉波娃这次未通过兴奋剂检测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