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干细胞产业重心“下移”,监管模式为“双轨制”

  日前,国家卫计委发布《关于延长脐带血造血干细胞库规划设置时间的通知》。该通知指出,目前北京、天津、上海等全国现有的7家公共库存储能力能够满足临床需求,在2020年前将不再新增脐带血库,同时将积极筹建国家脐带血库。

  无独有偶,南京新百宣布斥资110亿元收购金卫医疗BVI所持有的美股上市公司中国脐带血库企业集团(CO集团),若此次收购项目顺利完成,南京新百将不仅拥有全国4/7合法脐带血库的运营权,成为中国最大的脐带血库运营机构,还将凭借近100万份的关联储量超过目前全球最大的脐带血库美国Cord

  BloodRegistry(CBR),跃升为全球最大的脐带血库。

  安信证券分析认为,南京新百此次收购血库或是公司切入干细胞医学领域的第一个布局,未来或将在此基础上进行衍化和延伸,整合现有集团医疗资源的同时,外延并购获取基因检测、干细胞治疗等技术。

  产业潜力亟待挖掘

  我国干细胞产业主要集中在产业链的上游即干细胞存储(脐带血库)业务,由于政策不成熟、转化医学薄弱等原因,干细胞中下游业务(干细胞技术及产品研发、干细胞治疗)尚不发达,大规模的市场化应用仍处于初级探索阶段。

  “目前国内干细胞的上游产业即细胞储存业务开展得较好,其收费也是主要盈利模式。但这项业务的技术含量并不高,意义在于保持有一些干细胞资源。”同济大学医学院院长、973项目干细胞资源库和干细胞研究关键技术平台建设首席科学家徐国彤教授表示:“这样也会带来一定的风险,干细胞技术发展日新月异,也许某天一个新的突破,就会使我们可以不依靠现在储存的脐带血等来源的干细胞就能实现对疾病的救治,届时单纯投资和依赖细胞储存业务的企业就会遇到很大的困难。”

  据悉,干细胞库分为依托高校研究机构建立的研究性干细胞库和非政府支持的商业性干细胞库,前者多以全能性干细胞的建立和储存为主,用于学术层面的交流合作,后者作为细胞治疗、再生医学丰富的供体细胞来源,以储存业务为主,多以技术特长聚焦一种或几种细胞,也有在不规范情况下直接提供用于临床治疗的细胞。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