肿瘤诊治的“革命”从精准医疗到表观遗传学

  

  近年来,表观遗传学正在把人们的目光引向一个令人豁然开朗的全新场景!它在肿瘤生成和治疗、干细胞分化等诸多领域扮演了重要角色,利用表观遗传学开发肿瘤药物也成为热点。此外,精准医疗时代的到来,让更多的科学家不懈努力让更多癌症患者受益于它。在2015CSCO年会期间,CCMTV-临床频道《超级访问》节目特邀军事医学科学院附属医院江泽飞教授、北京大学肿瘤医院朱军教授、深圳微芯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鲁先平博士以“肿瘤诊治的‘革命’从精准医疗到表观遗传学”为话题展开了精彩的探讨。

  嘉宾主持:军事医学科学院附属医院江泽飞教授

  访谈嘉宾:

  北京大学肿瘤医院朱军教授

  深圳微芯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鲁先平博士

  精准医学从基因层面上诠释“异病同治”

  辨证论治指导下的中医治疗存在“异病同治”的现象,西医在肿瘤治疗中存在不同肿瘤因为具有相同的基因分型,而选择相同的治疗方案,也存在着“异病同治”的情况。中医“异病同治”的“证”与不同肿瘤个体化治疗的基因存在着共性。在精准医学与个体治疗和“异病同治”的关系上,三位专家阐述了自己的观点。

  江泽飞教授:同病异治、异病同治是精准医学的一个起属,精准医学是基于个体化医疗的一个方向,但目前它对肿瘤治疗而言仍是一个理想和梦想,我们还有一段路程需要走。

  朱军教授谈到:“随着医学发展水平的提高,淋巴瘤的治疗近些年也涌现了一些新药,尤其是近2年,精准医学概念的提出让我们对新药研发倍感期待。但从一个内科医生角度而言,我认为精准医学仍旧是我们的一个梦想,实现这个梦想我们还有一段路程要走,需要我们基础研究的科学家、药物研发的专家和临床医生慢慢合作寻找,不太可能短期内达到这个目标。希望我们的临床医生要冷静和理智的去寻找无论从效益和效价上都能为病人带来最大获益的精准医学与病人的契合点。”

  鲁先平博士:1971年,时任美国总统尼克松签署《国家癌症法案》,人类正式对癌症宣战,但这么多年过去了,显然在这场战役中我们并没有胜利。事实上,到目前为止,基础生物医学的研究已经有了非常大的进展,我们已经知道肿瘤具有异质性,多种类型的肿瘤既有遗传突变也有生物突变,这也就是我们说的表观突变。表观突变与肿瘤的耐药、转移和复发相关。因此从这个意义上如果我们把异质性肿瘤的这种突变的通路阻断,就会给病人带来最大程度的获益,这也是我理解的精准医学的含义。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