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到数字的仪表转换成电网最大挑战

  导读:杜克能源公司成立于1899年,拥有悠久的历史,是美国最大的电力公司之一。日前杜克能源董事长Rogers表示,目前电网最大的挑战是将所在电网的整个系统由模拟型转变为数字型,并将仪表从传统仪表转变为数字仪表。

  问:对电力企业来说,现在最大的冲击来自哪里?

  Rogers:我一直在关注的问题是将可持续发展的电带给世界上尚未使用电能的地区。目前大约有12亿人口还用不上电,高达30亿人口享受不到一天24小时、一周7天的电能服务。而对这些地区来说,电是经济发展的催化剂。因此我着重说这一点,这也是一个非常大的方面。

  另一方面是页岩气对美国的影响。电力成本的降低吸引了在化学制品和化肥产业的投资,此外,它带来一个戏剧性的变化,那就是清洁电力比较贵,但是页岩气又清洁又便宜。这就是一种新的思考方式,这与之前我们一直在争论的问题不谋而合,我们需要找到一种新技术来降低成本并且保持清洁。

  这二者很难兼得。要么是清洁而昂贵的,要么是便宜而污染严重的。为了打破这种情况,页岩气实际上是很好的解决方法。现在美国的情况是,由于页岩气的使用,降低了发电成本,同时将碳排放量降到了1992年的水平。即使在城市人口不断增加、经济不断发展的情况下,我们也做到了,这是引人注目的,而这主要归功于页岩气的推动。

  问:目前燃气发电机组的比例是怎样的?

  Rogers:我们发电的发展趋势是,1/3的煤,1/3的气,以及1/3的核能和可再生能源。核能和可再生都是无碳能源。我认为这是很难达到的,目前我们可以很接近各1/3的比例。显然明年仍然要努力。

  问:那么会有越来越多的燃气电厂建立吗?

  Rogers:事实上,我们公司刚刚完成建设五个联合循环燃气电厂的项目,并历史上首次在调度核电站之后调度燃气电厂,之前都是燃煤电厂。天然气的价格变得更加合理。此前,先是燃煤发电,然后是燃气发电。

  问:那么采用这些能源发电的优先级如何?

  Rogers:第一是水电和新能源,其次是核能,然后是燃气,最后是煤。

  问:混合的能源结构的可靠性如何?

  Rogers:新能源和水电都是目前处于第一位的能源,但新能源很不稳定,我们只能时不时得到。刮风的时候,我们得到风力发电;当太阳照射的时候,我们从太阳能板获得电能。但他们都不如核能可靠,也不如气和煤可靠。

  问:现在杜克能源研究的技术有哪些?

  Rogers:我们开发的首要技术是电池技术。我们拥有七种不同的电池板,从很小的电池一直到一个容量36MW的电池。这是美国最大的电池,位于我们的一个风电场,最近被授予美国年度电池项目。因此我认为,电池技术结合电网由模拟向数字的转变,会改变我们运行电网的方式,使新能源接入更加容易,使电网在雷雨的情况下更安全,在遇到恐怖袭击的情况下更稳固。微网、智能电网和电池的结合将改变我们对未来系统的设计。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